新時代黃梅藝術的新實踐

2018年10月31日 12:12 來源:中新網安徽◇

  中新網安徽新聞10月31日電(張強 張正貴)  一曲黃梅調,百年吐芬芳。安慶素有“京黃故里”、“戲劇之鄉”的美譽。100多年來,起源于安慶的黃梅戲從草臺登上舞臺,從民間小戲變成唱響大江南北、深受群眾喜愛的全國五大戲曲劇種之一,是當之無愧的民族文化藝術的瑰寶。而三年一屆的黃梅戲藝術節更是“戲曲的盛會、百姓的節日”。

  9月27日至10月8日,由文化和旅游部、安徽省人民政府主辦的第八屆中國(安慶)黃梅戲藝術節在安慶市舉辦。早在開幕的半個月前,藝術節已經預熱并拉開序幕。來自廣東、江蘇、湖北、江西和安徽的26臺黃梅大戲共進行了49場演出,江蘇錫劇、山東呂劇、湖北楚劇、江西采茶戲、安徽徽劇等5省9個劇種12家院團14場非遺傳統戲曲惠民演出,在近一個月里按照新創劇目展演、小戲展演、稀有劇種劇目展演、非遺傳統戲曲惠民演出等不同類型進行集中展示,展現出當前以黃梅戲藝術為主體的創作實踐圖景,為我們梳理、把握近年來黃梅戲發展的特點與得失提供了難得的機會。

  多元命題中凸顯現實題材

  從藝術發展史上看,但凡留下重要印記的經典藝術作品,無不是對所處時代的集中凝練,并超越時代洪流指向價值與意義的歷史縱深。現實題材創作無疑是當下藝術創作最重要的命題,反映火熱現實生活原本就是當下藝術創作實踐活動的題中應有之義,也是新時代藝術工作者最重要的歷史使命和時代擔當。

  從此次黃梅戲八藝節開幕式大戲的《鄧稼先》到閉幕式大戲的《老支書》,9臺劇目中,現實題材劇目占到了8臺,歷史劇題材1臺。在現實題材中,扶貧攻堅題材劇目4臺,革命歷史題材劇目3臺(其中湖北2臺、安徽1臺),反映當代杰出科學家劇目1臺。從現實題材的廣義范疇上說,其數量占了近九成。我們看到扶貧攻堅奔小康題材的劇目在此次藝術節上比較突出,其塑造的都是扶貧干部與基層村干部的藝術形象,但選取的角度各異,表現的內容各有側重。

  桐城市黃梅戲劇團的《映天紅霞》選取的是真人真事,反映的是基層優秀女性村黨支書肖映霞(化名)在事業與家庭、父女之間、夫妻之間、姊妹之間的情感紐結與互動,描述了基層干部為黨的事業不僅個人做出了許多犧牲,其家庭和家屬也付出許多。望江縣黃梅戲研究中心的《臥牛村的女人們》突出了鄉村空心化的問題,從留守鄉土的女人們來做扶貧攻堅的文章,既展現了純善質樸有韌性的鄉村女性的群像,也著重塑造了幾個不同色調、性格的鄉村女性形象。全劇按照輕喜劇的藝術風格進行編織,戲顯得流暢、詼諧、輕松。安慶市黃梅戲藝術劇院的《老支書》選取了一個熱心腸、把個人的生活融貫在工作中的老村支書形象,描畫其在即將年滿卸任前的工作與生活。這個人物及其生命片段的選擇獨出機杼,本身就具有很強的外部與內部的戲劇張力,為飽滿地推進情節發展和刻畫人物內外在的形象奠定了藝術基點。由于題材的接地氣,這類劇目無論從情節編織和人物語言上都富含喜劇色彩。如潛山市黃梅戲劇團的《鳳凰坡》很巧妙地運用誤會、巧合的方式,將用人的體溫孵化野山雞和“捉奸”這兩個事件黏合起來,劇場效果上佳。

  再如,“空手賣寡嘴”“莫問得蘿卜不生根了”“富不丟豬窮不丟書”“樹靠栽人靠裁”“死秤還要活人扶”等這些接地氣、方言化、地域性的俗語、俏皮話既使得個性化的劇中人物栩栩如生,同時與這一題材的劇目風格相貼切,并為廣大觀眾所歡迎。

  時代氣質里持守本體特征

  當下,一個傳統戲曲劇種的現代性建構一定是要與時代大勢的發展相同步,這是時代與文藝——這對恒久命題交融相承的歷史與邏輯必然,也是劇種自身發展的內在需求。同時,我們也很清晰地認識到,一個劇種的發展也一定是有本可循和振葉尋根的。這個本與根就是劇種的質的規定性——本體性的藝術特征。我們欣喜地看到在此次黃梅戲八藝節上呈現的黃梅戲新劇目,大多能夠體現本劇種的藝術特色,運用黃梅戲的藝術手段進行創作,在使劇種特質與時代氣質相諧的道路上戮力。

  令人印象深刻的一點就是黃梅戲傳統聲腔藝術在黃梅現代戲創演中的繼承發揮。如在安慶再芬黃梅藝術劇院的《鄧稼先》中,分別飾演鄧稼先夫婦的兩位演員劉國平和吳美蓮展現了黃梅戲地道、獨有的音樂聲腔魅力,以成熟的唱功塑造了一對科學家夫妻的音樂藝術形象,精微地描繪了其內心的情感世界。《映天紅霞》中飾演劉思成的演員趙長玖,把作為丈夫疼愛妻子、顧小家的生活化、性格化的形象表演得精彩到位,而且其醇厚的聲腔演唱為人物塑造的準確性、生動性提供了極大的助力。其表演中散發出的戲曲韻律感和抒情性沒有成為真實演繹現代生活的阻礙,反使生活真實邁向了藝術的真實。

  具有相類似效果的還有《老支書》中的相對年輕的演員群體。他們塑造演繹離自己真實年齡、經歷、性格等相距甚遠的角色形象,并不使人感到生澀或虛假,除了藝術指導和導演的教導摳戲外,說明這批演員具有很強的可塑性。特別是其中老支書的扮演者馬丁,三十歲的演員演一個六十歲的現實生活中的老支書,這比傳承或創作傳統戲、歷史劇中跨年齡的角色要難得多。可喜的是馬丁的表演準確、生動、到位,舞臺上分寸、節奏的把握等展現了超越年齡的成熟感。特別在表現老支書進城為孩子辦上學和戶口事宜的表演中,一番番地趕路、乞求、波折的累積之后,以幾個大圓場、快圓場來表現老支書拼了老命趕時間的表演。這段表演處理恰當,有錦上添花之感,既有傳統表演精華的運用,又是這一個人物規定情境中規定行為,體現了戲曲以“四功五法”來演人物、講故事的長處。

  新探索與新課題

  此次黃梅戲八藝節既整體呈現了當前黃梅戲藝術發展的新動向與新探索,同時也提供了進一步探索黃梅戲藝術發展方向、研究黃梅戲藝術創作狀況的直接藝術資源。藝術節上亮點頻出,引人注目的是戲曲現代戲新程式上的新探索——《臥牛村的女人們》中的黃梅戲縫紉舞:一群鄉村婦女僅坐在板凳上,無實物地表現縫紉衣物。該段表演準確抓住了運用縫紉機的形象動作,并化在戲曲化的韻律節奏之中,以優美的群舞展現出來,滿足了觀眾對于戲曲舞蹈身段的審美心理。這段表演若再能做進一步地提純加工,或可為戲曲現代戲的新程式做出貢獻。我們看到,藝術節上有的劇目在音樂方面作出了新探索,比較突出的是《鄧稼先》。 

  關于這個戲的戲劇文本與展現方式是否與戲的主題內容相合,我們暫且懸置不談。僅就戲劇舞臺呈現來看,該劇具有詩化空靈的意味,部分場景段落意境唯美,其關鍵因素就在于全劇的音樂設計。該劇音樂上與黃梅戲的傳統聲音形象是有差別的,比較開闊、富麗、剛柔相濟,很好地運用了合唱伴唱包括戲曲中幫腔的藝術手法,歌舞并用,使得舞臺氣氛營造得比較別致有靈性。應該說音樂設計是成功的、好聽的,但黃梅的味道淡了一些。

  縱觀此次藝術節上的新創劇目,除了要繼續把握好戲曲程式化表演與現代生活的真實感之間的關系外,比較明顯的不足仍出在一度創作上。對于新創劇目來說,劇本確是一劇之本,是關鍵中的關鍵。我們看到,同劇種同地域在同一個藝術節上展現相同題材的劇目多多少少都會在內容和形式上出現同質化現象,也具有共性的問題。如,藝術形象單一表面化,戲劇動作缺乏內驅力,一些重要情節建立在偶然性、人為設置的段落上;戲劇沖突和矛盾組織不夠或者失當,沒有把戲劇性的、人性深處的、心理深層的沖突表現出來;戲劇整體性、貫穿性、統一性考慮不夠,有倉促收尾,虎頭蛇尾的現象等。我們感到,對于新創劇目而言,抓劇本仍然是第一要務,把一度創作的問題甩給二度來解決或是等戲立起來再看再改等觀念都是要不得的。(完)

編輯:劉鴻鶴

中國新聞社安徽分社版權所有: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主辦單位:中國新聞社安徽分社 地址:安徽合肥梅山路8號 郵編:230021
聯系電話:0551-65533351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湖南辛运赛车开奖结果